GitHub是如何将20亿美元的业务华丽卖身给微软75亿美元的?
246
2018-07-19 18:55
文章摘要:值吗?这不是问题。

2008年,当Tom Preston-Werner、Chris Wanstrath和PJ Hyett聚在一起合作一个项目时,他们三位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兴趣爱好找点周末小乐子而已。但没过多久,他们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可能比当初想象的要大得多:这将不仅仅是一个周末的小“娱乐”,它将改变人们编写和共享代码的方式。

这个想法即是GitHub。

短短10年的时间,GitHub已经改变了人们写代码的方式。GitHub不仅让编程变得更容易,还改变了软件开发者对编程的看法。

GitHub发现了世界上数百万开发者都在努力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即如何在代码上进行协作,针对此,他们设计出了符合市场需求的优质解决方案,从而取得了极大的业务增长和成功。通过在Git(一个开源项目)周围构建SaaS服务,GitHub能够为开源生态系统带来价值并从中获利。所以,即便对于曾经反对开源软件开发的微软来说,这也成为其2018年6月初收购GitHub的动因。

下面让我们来看一下:

GitHub是如何从版本控制系统发展为程序员的社交工具,并且最终成为在线代码的所在地?

为什么GitHub的免费增值模式运行得如此之好,而且又能够有效地驱动转换?

GitHub是如何在巨大的潜在市场中准确定位一个迫切的需求,并围绕这个需求开发出了一款几乎不可或缺的产品?

为了弄清楚GitHub为何如此重要,我们必须研究一下2008年时的软件开发前景以及让GitHub始终如此出色的根源。

2007-2011年:代码变得可协作,软件成为社交工具

尽管比尔?盖茨和史蒂夫?乔布斯这样的名人通过彻底改造个人电脑而家喻户晓,但如果没有创造出Linux操作系统的芬兰软件工程师Linus Torvalds的贡献,很难想象科技会是什么样子。在1991年发布时,Linux挑战了Windows/Mac二分法,为用户提供了非常灵活、轻量级和安全的开源操作系统,并且很快受到了那些希望对系统有更大控制权的核心极客和技术人员的青睐。

对于一些人来说,发明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可能已经足够了,但Torvalds不是这么想的。2005年,Torvalds公开了他的最新研究项目,名为Git的新版本控制系统。版本控制对于协作编程的概念至关重要。版本控制系统能够跟踪计算机文件随时间的变化。与计算机备份系统中用作还原点的Snapshots快照类似,版本控制系统允许程序员在相同的项目上工作,而不必通过将项目的版本划分或分离到不同的分支来跟踪项目的每个版本变化。一旦对分支进行了更改,就可以将更改上传到原始项目并与之合并,这个过程称为提交。该系统允许程序员在将他们的文件合并回主项目即版本库之前,独立地在自己的分支上工作。

??1.jpg

在Git发明之前,那些希望与其他开发者进行协作的程序员选择性很小。当时有Subversion,一种开源的版本控制系统,而且它到现在都很流行,但其缺点是它并不是Subversion或任何其他特定的版本控制系统所独有的,而是当时协作编程概念固有的。所以即便使用Subversion与开源团队合作也常常需要获得项目管理员的许可,以便将项目的分支分开,而不是只处理代码本身。在许多情况下,这个审批过程花费的时间比编写代码的时间要长。就这样,许多开源项目被许可、控制和其他低效问题所困扰。

当Git在2005年被发布时,开源正经历着某种程度的复兴。人们对Linux的兴趣和采用非常浓厚,当时第一个Web 2.0应用程序已经开始出现。许多公司将他们的技术栈转移到开源服务器上。虽然Git通过引入Forking的概念,使得在开源项目上的实际协作几乎毫不费力,但有一点Git却做不到:帮助程序员找到那些开源项目。尽管很多程序员都致力于大量的开源项目,但是要在无数的项目中找到他们还是很困难的。

而GitHub将改变这一切。

2007年,当PJ Hyett和Chris Wanstrath在科技网站CNET担任程序员时,他们便开始谈论自己的想法(即最终的GitHub)。两者都支持Ruby on Rails开发框架(一个可以使开发,部署,维护 web 应用程序变得简单的框架)。所以,当他们在CNET合作项目时,Hyett和Wanstrath对Rails代码基进行了一些改进和建议。然而,如何让任何人能真正查看他们的代码则是另一回事。

与当时大多数开源项目一样,Rails的代码库是由一小群紧密联系的程序员管理的。这些程序员实际上就相当于信息看守者。Hyett和Wanstrath不仅要请求这些人允许自己查看他们的代码,而且还要让他们相信,自己提交的Rails项目是有价值的。所以即使项目的一个看门人发现代码建议很有用,但实际上让大家都合并补丁也不是那么简单。

Git试图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Linus Torvalds的版本控制系统和他几年前独自开发的操作系统一样出色。Git允许程序员在不需要管理员权限的情况下进行协作,成为代码尤其是在开源社区最终民主化的关键第一步。尽管Git承诺的很简单,但是它缺乏协作工具,而且在两个程序员之间共享代码仍然很困难。现在可能很难想象这种状况,但如果脑补一下当时软件开发人员来回发送补丁的画面,就更容易理解为什么GitHub如此重要了。

??11.png

不幸的是,这并不是Git所需要的唯一东西。虽然Git发布后不久,第一个图形用户界面就出现了,但是Git还主要依赖于命令行界面。这对于那些多年来一直在编写bash脚本和正则表达式的系统管理员和其他高级用户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对其他人则不然。

Tom Preston-Werner表示:“人们开始在Ruby聚会上谈论Git有多么的棒。但是他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Git是一种以分布式方式处理代码,那么安全共享私有代码的机制是什么呢?唯一的选择就是在Unix机器上建立用户帐户,并将其用作临时而非理想的解决方案?!?/p>

尽管有这些缺点,但Git的潜力给了Tom Preston-Werner这个在旧金山湾区工作的Ruby程序员一个很好的启发。当时Preston-Werner正致力于一个名为Grit的项目,该工具允许程序员使用Ruby on Rails以面向对象的方式访问Git仓库。Preston-Werner第一次见到Chris Wanstrath是在旧金山的一家体育酒吧Zeke’s。他们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的,见面后Preston-Werner把Grit项目的事情告诉了Wanstrath。

??111.jpg

Preston-Werner的设想是创建一个可以托管整个代码库并且程序员可以在代码项目上协作以及学习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Git的地方。用Preston-Werner的话来说,这将是一个“Git枢纽”。

Preston-Werner和Wanstrath于2007年10月1日正式开始开发第一版GitHub。几周后的10月19日,周五晚上10点24分,就在旧金山的一家体育酒吧里,Chris Wanstrath第一次提交了GitHub,并从此改变了编程方式。

当Preston-Werner和Wanstrath在2007年开始合作时,他们的想法并不是将GitHub开发为商业工具,并围绕它建立业务。他们只是需要GitHub来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他们开发工具只是出于自身需要。不过这两个人很快就发现了工作中的一个主要问题——分叉代码分支和在编程项目上的合作,因此他们设计出了一个能够满足他们需求的解决方案。Wanstrath和Preston-Werner解决方案的妙处在于,每一个软件开发人员,不管是编程语言、操作系统还是工作角色,都经历过这些主要问题。这代表着他们未来的产品拥有巨大的潜在市场。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Wanstrath和Preston-Werner会在周末碰面,共同完成了GitHub的第一个迭代。Preston-Werner负责设计,Wanstrath专注于实现Preston-Werner的特性。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和Chris花了很多时间来规划和编码GitHub。我继续完成Grit项目并设计UI。Chris扩建了Rails应用程序,我们每个周六都亲自去做设计决策,并试图弄清楚我们的定价方案到底是什么样子?!薄猅om Preston-Werner

2008年1月,经过三个月的周末代码冲刺、餐巾纸画线框图和睡眼惺忪的通宵熬夜之后,Wanstrath和Preston-Werner准备将GitHub公之于众。正如Spotify在关键的早期开发阶段所做的那样,GitHub最初是作为一个私人测试版推出的。Wanstrath和Preston-Werner给他们在创业公司工作的朋友发了一封邮件,邀请他们试试自己正在开发的工具,最终得到的反馈非常正面。接下来的一个月,在将名字从“Logical Awesome”更改之后,GitHub正式成为一家公司。

尽管两人并没有打算创业,但其想法的商业潜力在早期就得到了追捧。2008年4月,就在GitHub推出私人测试版3个月并且创建了自己的官方网站后,Chris Wanstrath收到了来自在线学习网站PeepCode的创始人Geoffrey Grosenbach的信息,该网站刚刚将代码迁移到GitHub上。Grosenbach表示,自己用GitHub免费托管公司的代码库感到心中有愧。而像这类来自活跃GitHub用户的消息表明了该公司所提供的价值,所以尽管公司没有向他们收费,但人们还是愿意为此付费。

“我在这里托管我公司的代码。不给你们钱我不舒服。我可以寄张支票吗?”——PeepCode创始人Geoffrey Grosenbach

GitHub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其商业模式的简单和优雅。如果你想公开地托管代码,GitHub可以永远免费使用。如果你想使用私有存储库或私有代码,就需要付费。这两个用例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消除了GitHub用免费增值产品蚕食用户的风险。

该公司可以很容易地将GitHub与付费专区或订阅模式隔离开来,并可能在这个过程中赚不少钱,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GitHub商业模式的另一个亮点是,从免费增值产品到私人付费存储库的过渡是完全无缝的。如果一个程序员正在GitHub上托管他们的开源个人项目,并且经常使用这个产品,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在日常工作中推荐使用GitHub。

GitHub的商业模式简单而合理,而这也是GitHub唯一可能实现开源软件开发商业化的途径。如果GitHub从一开始就试图将所有资源库货币化,那么它可能永远不会受到开源社区的青睐。而没有这些底层开发人员的支持,公司也将无法生存下去。

另一个需要智能定价结构的因素是将GitHub作为web服务来运行。在网络上使用开源代码听起来很不错,但总得有人为带宽付费。幸运的是,很多像Geoffrey Grosenbach一样热心的早期用户想要给GitHub捐钱。而且有几家公司也提出要付钱给GitHub来托管他们的代码,这使得该公司的创始人进一步笃定了公司可以作为盈利性企业的潜力。

“这时,我们意识到GitHub除了收回成本外还能做更多。这可能是一桩真正的生意。我们决定继续免费提供无限制的公共存储库,但是我们对私有存储库收费?;痪浠八?,我们会向那些要求付费的人收费?!薄狢hris Wanstrath

2008年1月,PJ Hyett正式加入GitHub,成为其第三位联合创始人。2008年4月10日,GitHub正式上线。

到2009年,GitHub的增长迅速。在2009年2月的雅虎开发者大会上,Preston-Werner告诉听众,Github上有超过46000个公共资源库,其中约1.7万个是在上一个月加入的。2009年7月,Preston-Werner在雅虎开发者大会上宣布,GitHub已经拥有超过10万的用户,托管了超过9万个公共存储库——仅仅5个月就增长了95%。

在GitHub成长的这段时期,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个新生的公司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软件开发社区的口碑,吸引了首批10万用户。GitHub作为一个产品本身就已经具有了非常大的粘性,这纯粹是由于它解决了很多问题,而不是说还有其他基于Git的协作工具。GitHub通过在一项新兴的、难以使用的技术上建立一项新的服务,有效地创建了自己的市场。

GitHub的二进制商业模式和在编程社区的流行无疑帮助了公司快速成长。然而,许多人忽略了GitHub早期的一个出发点,那就是如何解决所有软件开发人员所经历的难题,这也推动了GitHub最终作为一个产品的开发。协作是关键,而获取方式则是增长的载体。GitHub允许用户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资源存储库,从而减少了摩擦。通过解决一个棘手的技术问题:复刻代码分支和相关的权限问题,GitHub还解决了如何有效地与其他程序员协作的问题。

市场迫切需要像GitHub这样的产品以及产品本身的粘性,这并不是GitHub早期快速增长的唯一因素。GitHub的社交层面也是其增长的有力推动力。在GitHub之前,除了在技术面试中回答白板上的假设性问题之外,程序员几乎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编程能力。现在,程序员可以公开地主导他们的项目代码库,这实际上也是向潜在的雇主展示他们的代码,并参与到更广泛的软件开发社区中。当然,GitHub也不只是让个别程序员受益。招聘专员可以浏览公共存储库和用户资料,从而发掘潜在的雇员,并查看求职者一直在从事的项目类型,这使GitHub成为了一个有价值的招聘工具。

??1111.png

2010年6月29日,GitHub引入了Organizations功能,这是一个允许企业用户从一个集中的仪表板管理其组织所有存储库的工具。尽管Organizations的引入在一定程度上是对那些叫嚷着要尝试GitHub并尽可能不产生摩擦的公司的回应,但它也揭示了该公司未来的雄心。到2010年,创业者们清楚地认识到,营收增长的唯一最重要载体将是在企业和组织层面上采用GitHub。尽管推出GitHub Enterprise还需要一年多的时间,但Organizations则清楚地表明了该公司的意图。

GitHub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吸引用户。到2011年底,它已经托管了超过200万个存储库,在用户和托管方面都超过了SourceForge、Google Code和微软的CodePlex。与之前的Organizations一样,GitHub Enterprise的发布表明了该公司想要成为大型科技公司以及个人程序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意图,这也是该公司在2012年至2015年期间积极布局的方向。?

11111.png

令人惊讶的是,GitHub在没有从外界获得一分钱投资的情况下成功地迅速扩张了业务。2012年,当GitHub迎来了它的第一个投资者Andreessen Horowitz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2012-2015年:从快速增长到“GitHub Everywhere”

到2012年,GitHub变得非常受欢迎。对许多程序员来说,问题不在于他们是否使用GitHub,而在于他们用它做什么。在几乎没有广告、推广或风投资金的情况下,GitHub不仅稳步建立了强大的用户基础,还增加了使用GitHub托管私有代码库的公司团队的数量。GitHub现在需要做的是通过进一步渗透到企业中来增加收入,第一件事就是在2012年2月雇佣Brian Doll,作为GitHub的市场营销和战略副总裁,第二件事就是筹集由Andreessen Horowitz主导的1亿美元作为A轮融资的一部分。

“具体来说,我们制定了一个策略叫做GitHub Everywhere。我们希望软件中的每个人都能使用GitHub。个人,小团队,学生,以及大企业?!薄猅om Preston-Werner

GitHub的A轮融资让这家成长中的公司能够有资本能够积极地追求其“GitHub Everywhere”的愿景。彼时,它已经拥有超过170万的用户和超过300万个存储库。此外,自2008年以来,该公司的收入一直以每年300%的速度增长。通过新的融资,GitHub可以在这种有机增长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并将目标对准《财富》500强公司,这些公司将推动GitHub未来的大部分收入。

当许多企业家和投资者称赞GitHub与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作时,一些人对GitHub突然涌入的资金表示怀疑??瓷缜杏幸恍〔糠秩酥毖圆换涞刂赋鯣itHub接受风投基金是对该公司自力更生精神的背叛,并将危及未来的开源开发。长期以来,GitHub起源于开源软件和其未来作为企业工具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是这家不断成长的公司需要小心权衡的。

虽然接受史上规模最大的A轮融资之一,让GitHub拥有了更多的自由,但同时也给已经在与身份二元性作斗争的GitHub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111111.jpg

到2012年,GitHub实现了快速的增长。该公司已经创造出能够解决了紧迫问题的产品,并围绕新兴技术建立了一个更加完整的公司。但显然,GitHub引导的增长方式只能帮助公司走到这么远,所以为了保持公司已经建立的增长势头,同时实现其更大胆的雄心,GitHub需要外部资金的协助。这笔资金来自Andreessen Horowitz风投公司,它是GitHub在2012年7月A轮融资1亿美元的唯一投资者。GitHub将利用这笔资金雇佣更多的工程人才,开发新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GitHub在接受Andreessen Horowitz的A轮融资之前就已经完全财务自由了,但这并不矛盾。一些人认为GitHub起源于开源社区,这与投资者青睐的私有的“围墙花园”模式格格不入。事实并非如此。最初GitHub并不是出于原则问题而拒绝风险投资,是因为它并不需要。而当GitHub开始寻找外部投资时,则是因为其产品已经清晰地被庞大的用户群所锁定。最重要的是,GitHub从第一天起就已经开始盈利了。这种自由使GitHub不仅能够有意地塑造自己的产品,还包括整个组织的文化,使得它们完全不受投资者的影响。

“我们仍然认为,太早引入太多钱对一家公司来说可能是坏事。因为会带来太多的外部影响,这是很危险的。我们现在四岁半了,所以我们有机会真正定义自己。我们从来没有反VC,我们只是反对人们以错误的理由妥协他们的产品?!薄猅om Preston-Werner

在这一点上,GitHub的增长野心越来越明显。由于已经取得了显著的增长,并积累了大批忠实的程序员布道者,GitHub希望借此扩大其影响力和潜在收入。不过,有意思的是,GitHub A轮融资的有趣之处不是投资者或总金额,甚至不是GitHub在等待了4年才接受风险投资,而是Preston-Werner在融资公告中的发言。

“我们公司已经盈利多年了,并且发展迅速,不需要资金。所以,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呢?因为我们想变得更好,想制造最好的产品,解决更难的问题,想让更多的人生活得更轻松。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的经验和资源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薄猅om Preston-Werner

Preston-Werner的帖子使用了大量的连接词,但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GitHub正在努力解决将编码作为一门技术学科的问题。这是许多人对GitHub作为公司和产品的最根本的误解之一。毫无疑问,GitHub让程序员变得更轻松了,但这并不是创始人的初衷。他们的目的不是说让编程对程序员来说更容易,而是想让整个的编码环境变得更简单。

在很多情况下,GitHub已经解决了编程本身的大问题。GitHub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创造了一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产品,并为该产品创造了巨大的潜在市场。Wanstrath和他的朋友们本可以专注于更小、更具体的技术问题。相反,他们追求的是当时编程固有的根本性大问题,因此解决这些问题为他们的产品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除了开源爱好者和小黑客们,它对大公司也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到2013年,硅谷的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都在使用GitHub,从小型项目到大型专有系统。Adobe, Dropbox, Facebook,谷歌,Twitter他们都在GitHub上拥有私有存储库。一些公司,如Mozilla,有几百个资源库,几乎在GitHub上托管了一切。其他公司,如Facebook,虽然拥有少量的存储库(与Mozilla的687个相比只有102个),但其参与度要更高一些,102个存储库中有超过15,000个分支。

GitHub的人气和市场渗透力推动了其巨大的增长。到2015年底,GitHub拥有280万用户和460万个存储库。然而,尽管GitHub与编码文化交织在一起,但该公司的目标却远非与此。它的下一个发展阶段是将自己定位为世界上最大的开源软件中心,并积极寻求国际扩张,力图成为“开发者的Facebook”。

GitHub并不只是慢慢吞噬硅谷,而是一路走到美国首都的权力长廊。2013年5月9日,白宫起草并在GitHub上发布了官方的美国公开数据政策。这是联邦立法政策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分享出去。尽管与GitHub上数以百万计的存储库中托管的代码项目相比,这些文件本身的效用有限,但它具有极其重要的象征意义,因为在私有公司的服务器上对外托管政府政策文档是闻所未闻的。

??1111111.png

“今天的新闻标志着一个政府实体第一次将法律作为一个活生生的合作文件来出版。我们很高兴看到开放数据政策是如何随着社区的投入而发展的,我们希望这只是众多政策中的第一个?!薄狦itHub产品经理Ben Balter

对于GitHub来说,这一声明成为其宣传强有力的公关,而且是免费的,同时还暗示了GitHub的其他潜在用例,这些用例是开放数据倡导者和精通技术的政策专家多年来一直在讨论的——即使这些用例最终永远不会实现。

2015年至今:全球扩张,GitHub走向华盛顿

到2015年,GitHub成为了许多程序员的版本控制系统。但远不止于此:它是一个程序员可以相互学习的社交中心,一个程序员投资组合网站、社交网络和专业的网络中心。当然,它也承载了世界上大部分的代码,从程序员个人的开源项目到那些为世界上一些最先进的科技公司提供动力的庞大的代码库。

??111111111.png

当然,规模越大,成为攻击目标的可能性也就越大。2015年3月28日,GitHub遭遇了自发布以来最大的网络攻击——标准的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即DDoS,这种攻击被认为是起源于中国。但这次袭击并不是为了让一家美国公司从亚洲竞争对手的利益中受损。相反,这次袭击据称只是针对两个GitHub项目,一个是GreatFire,一个帮助中国互联网用户绕过“中国防火墙”的组织。第二个是《纽约时报》中国版网站的GitHub页面,该网站也是用以帮助中国用户绕过监控设备来访问该报。尽管这次攻击最终被挫败,但它凸显了在一个地方托管如此多的世界代码的危险,尤其是意图颠覆国家监控机构的代码。

在中国DDoS攻击事件发生四个月后,GitHub进入了其B轮2.5亿美元的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该轮融资后,GitHub估值超过了20亿美元。谈及本轮融资,Chris Wanstrath告诉记者,公司计划利用该资金进行重大投资,开发新产品,并在国际上进行最大规模的扩张。

?a.jpg

GitHub的第一个海外办事处设在东京。之所以选择日本作为其第一个海外地点是具有高度的战略性的。不仅是因为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而且其也以技术创新而闻名。成立之后,日立系统和日本媒体集团CyberAgent等公司成为GitHub在日本的首批客户。

扩张还在继续,到2015年7月,GitHub拥有逾900万用户,托管了逾2100万个存储库,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代码库。虽然用户增长是稳定的,但正是公司向企业的持续扩张推动了其在这段时间的收入增长。GitHub被超过半数的美国最大、最富有的公司所使用,这是对Tom Preston-Werner’s多年前“GitHub Everywhere”愿景的体现。

然而,尽管GitHub在2015年9月之前仍以每工作日1万名新用户的速度增长,但增长速度正在放缓。GitHub正面临着Bitbucket和GitLab的激烈竞争,用户的增长也因此受到影响。另一方面,收入却增长迅速。2015年9月,GitHub的年度经常性收入(ARR)约为9000万美元。到2016年8月,这一数字已升至1.4亿美元。从2014年9月至2016年8月的23个月期间,GitHub个人计划的收入停滞不前,但其Organization计划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而且GitHub Enterprise的收入增长了两倍。2014年9月,GitHub约35%的ARR来自GitHub Enterprise,到2016年8月,这一比例已经提高到50%。

到2017年,很明显可以看出,GitHub的未来将取决于它在企业中的应用。此时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声音,有关于IPO的传言,还有不太可能进行收购的传言,以及不太可能进行合并的阴谋论。对GitHub的下一个动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论,但很少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这样,2018年6月4日的早晨,科技界被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惊醒了: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

b.png

“从巨头到初创公司,GitHub是开发者学习、分享和合作开发软件的地方。微软也是其中一员,而且是GitHub上最活跃的组织,我们为项目提供了超过200万次的“提交”或更新?!?/p>

数小时内,Hacker News、Reddit和TechDirt被愤怒的用户所充斥,他们觉得被GitHub的收购出卖了。许多人发誓要离开GitHub以示抗议。一些用户表示,他们已经在将存储库从GitHub迁移到与之竞争的服务GitLab或Bitbucket上。人们拿他们代码的安全性开玩笑。另一些人则对Clippy将如何帮助开发人员将他们的项目部署到Azure上进行了解释?;褂幸恍┤私獗式灰子隣racle 2009年收购Sun Microsystems时将MySQL收入囊中相提并论。

在这些讽刺和愤怒的背后,大家有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那就是GitHub的未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光明。然而,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此时微软收购GitHub对其作为一个产品的负面影响微乎其微。GitHub十年来一直是协作软件开发的行业标准。当然,Bitbucket和GitLab将会获得一些因此而脱离Microsoft GitHub的用户,但是GitHub在业界的地位以及作为一个产品本身的功能实际上保证了GitHub的持续客户粘性和增长。

此外,微软丰富的企业经验可能使GitHub成为其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资产,尤其是在该公司将自己定位为开发人员的平台和市场之际。对于微软来说,收购GitHub并不是为了获得GitHub产品本身,而是其带来的开发者生态系统。

网上的很多议论似乎都围绕着微软收购GitHub是否明智展开。其实,真正的问题是微软是否会明智地使用GitHub。正如微软在收购领英和Mojang所表明的那样,其未必会彻底改造GitHub——至少不会马上这么做。

GitHub将走向何方?

既然微软目前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流行的代码库,那么GitHub未来的发展轨迹将完全取决于微软如何将GitHub视为其长期增长战略的一部分。

1.与Visual Studio集成

尽管对于GitHub,微软可能有很多潜在的举动,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将GitHub与其最受欢迎的开发工具套件Visual Studio集成。这与微软从Windows专有销售转向基于云计算服务的生态系统计划一致。

2.开发更多的开发工具

即使是现在,编码作为一门学科也被很多问题和低效所困扰。而GitHub采取的可能是最合乎逻辑的举措之一,即开发更多的工具,帮助开发人员专注于解决诸如错误跟踪和将应用程序部署到Microsoft Azure等问题,甚至可以用AI驱动的应用程序替换当前的QA工作流。目前GitHub还未触及到这些,而微软对其基于云计算的开发者生态系统的重新关注,似乎与GitHub作为一款产品的潜力能够完美契合。

3.研发对开发人员以外的专业人员有吸引力的外围产品/服务

如今,GitHub已经取得了软件工程师以外的专业人士的青睐,比如产品经理。GitHub的另一项潜在举措可能是引入对这些专业人士有吸引力的附加特性和功能,比如集成的项目管理工具??悸堑轿⑷硐M谄笠涤τ贸绦蚝突谕哦拥男鞴ぞ呱舷鹿Ψ?,这一目标似乎有可能实现。

所以GitHub的成功上,我们认为可以借鉴的是,首先你找到一个需要解决的大问题很重要,而且要不断解决痛点问题,这样做起来就会越来越好。当然,如果最终打算商业化的话,你需要尽早培养公司的文化。

的确,GitHub通过做两件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识别一个巨大而痛苦的问题,并创建一个流行的、粘性的产品,使人们更容易一起工作和共享代码。但GitHub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则是,如何在吸引软件开发人员以外的专业人士的同时,将自己进一步迎合成一门技术学科。

虽然微软可能不是GitHub最合理的去处,但其丰富的企业专业知识和远见卓识的领导能力可能又使其成为合适的人选。所以,现在每个人都在讨论的问题是,微软计划如何让这颗星发挥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Product Habbits

九州彩票下载安装 www.hffni.com.cn 编译:张苏月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www.hffni.com.cn)”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

  • 长治旅游推介会走进晋城、郑州、安阳 2018-12-15
  • 高考结束了,端午来临了,你想好去哪了吗? 2018-12-15
  • 端午节太平洋上赛龙舟 11万中国品牌天猫618集体出海} 2018-12-15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8-12-15
  • 阶级是“楼梯”吗?别瞎扯了。 2018-12-14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2-14
  • 50人耗时13小时包出20余米长粽子 有7层楼高 2018-12-14
  • 国美618小家电-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8-12-13
  • 把你当猪就有可能。不想得病而羸弱就得身强体壮。首先,想依靠消灭病毒而不得病,那只是痴心妄想。其次,想得天下,从来没有靠肉体的征服而成功过的先例。 2018-12-13
  • 危险!村民掉入深120米山洞  消防官兵紧急救援 2018-12-13
  • 父亲节,你知道 有几成“男人装”? 2018-12-12
  • 全国人大代表、六盘水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刚:老工业城市转型升级 2018-12-12
  • 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纪念邮票发行 2018-12-12
  • 再看你一眼!即将消失的老纺织厂 2018-12-11
  • 端午视听盛宴:交响演绎戏曲 2018-12-11
  • 684| 825| 616| 390| 659| 696| 413| 252| 272| 658|